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阅读页

新城快报:大客流时代 成都地铁新常态

发布时间:2016-11-24

大客流,很多地铁通勤族谈之色变的“汹涌大潮”,其实只是一座城市地铁线网发展的必经阶段,特别是单条线路某段区间的高峰大客流,往往只是暂时现象,会随着地铁线网的建设发展得到显著缓解。然而在那之前,平稳安全顺畅地度过大客流挑战,会摆在成都地铁1号线客运工作者面前一道燃眉难题。

客流组织快慢适宜节奏最关键

成都地铁早晚高峰大客流:其早高峰客流集中出现在天府广场站以南,向广都方向区间,晚高峰则正好相反,为天府广场方向的上行线路上;纵观全天最高峰时段,断面最高大客流出现在早高峰的省体育馆-倪家桥-桐梓林区间,受影响最大的站点为1号线骡马市站、天府广场站、省体育馆站和桐梓林站等,特别是3号线开通以来,早高峰大客流强度进一步加大。

而乘客们感受到的大客流,最直观的就是排队和拥挤。拥挤,特别是车厢内的拥挤,主要是因为短时客流运输需求与客运能力的不平衡,只能通过提升运力、加密线网来解决;而排队,包括站外和站台上排队现象要求缓解,却需要运力提升和客流组织的双管齐下。这里的客流组织,就是对乘客进行引导和组织,以协调车站的客流乘车节奏,保障整体运营的顺畅和安全。节奏,是这项客运工作的关键词。

将高峰期集中汹涌的大客流,组织成高效有序的平稳客流。省体育馆地铁站,3号线换乘1号线客流高峰突出,该站站长描述,“换乘乘客不需要经过安检、票闸,是来了一波又一波,挡都不挡不住”,乘客们的步伐紧张迅捷,但1号线站台上已人满为患,“要让站台的饱和度维持在安全状态下”,要求是:为站台疏散争取足够时间、乘客又不会感到被阻挡,“适度、把握节奏,就靠站务员的指挥、引导、协调。”

 

安全原则杜绝隐患站台人群不堆积

狭长的站台、两侧是轨道,人员过多会引发多重安全隐患,为此制定安全预案,“站台乘客饱和度情况对应的是各级客流组织措施,标准细致到:乘客排队排到站台某块地砖时,预案就要启动”。

第一级客流组织就是引导,“31(号线),十字步梯上去只需要40秒;但一旦1号线站台上车稍慢,3号线换乘客流又涌入,两股合流,就易造成人员堆积”,争取一点时间:换乘乘客被引至站厅层再换乘1号线,“绕一点儿多走个2分钟”,却让1号线站台及时清空空间,“原来的乘客坐车走了,新的乘客正好刚到站,平衡、安全。”

客流组织节奏节奏,执行者却绝不能机械思维。照顾乘客、保障舒适度,小情绪也要被关注,对此,成都地铁运营客运工作负责人坚持:“保障运营安全、也要保障服务质量。为此,我们的客流组织原则还有一条:以疏导为主,能疏导、不控制。”

 

干预方式适可而止顺其自然是上策

桐梓林站站外长长的队伍又排起了,自3号线新线开通这一幕早排长龙就一再上演,漫漫长队中,乘客们却似乎并不着急,“这队虽长,却一直在走”,从开始排队到刷卡进站票闸,最多超不过10分钟。大客流下桐梓林站没有强制的举措,有节制的客流组织——“顺其自然、安全有序是最好的方式也是最大的目的”。

乘车向北到了省体育馆地铁站,站厅一角摆着一整面“栏杆方阵”,“这组‘铁马’,3号线还没开通时就开始准备了,几经调试最终弄好。到现在,却一次也没用过,因为摆上它,乘客就要被强行绕路呢。所以不到非不得已,绝不会用。”

有效、但过于强力的客流组织工具被“开心”地放到一边。地铁站务员们却选择了每天在站台上呼喊劝导,“早高峰值班站长都下到站台,晚班的同事们有些也不下班、和早班的站务员一起,坚守早高峰。”

 

事无巨细提前准备铁栏杆摆无数遍

然而除了眼前的难点,成都地铁客运工作人员还要看向未来,那里有更多可能也有更多挑战。

全方位收集数据、分析客流特点变化,以制定客流组织方案。无论是省体育馆的多路线换乘还是桐梓林站的缓行进站,都是基于对规律的了解应用;同时结合实践、及时调整,“做模型、扎铁马,成熟的举措都是工作人员无数遍实验、调整的成果”;最后还提前考虑、提前适应未来的线网化客流组织需求。

 “从天府广场来的车快到省体育馆站了,如果此时列车车厢已满,那省体育馆站及其后站点的乘客,该怎么上车?结合线网特点,统筹联动,让列车在进入大客流站点时还能留出一点空间,尽量均衡合理地分配乘车机会,让乘客有更好更快的乘车体验。这就是我们现在探索的方向,也是未来线网客运组织的目标”。

至于乘客们,大客流组织中,他们绝不仅仅是被指挥的人群,也是地铁安全运营的参与者,是城市高效公共交通的缔造者,也是大客流挑战的解决者之一:“毕竟无论我们(成都地铁工作人员)做什么,都需要他们(乘客)的理解、配合,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

                                   新城快报张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