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法治建设 > 案例借鉴 > 阅读页

高某诉某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健康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03-24

【裁判摘要】

安全保障义务是公共场所或公共设施管理人的一种法定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既要保障其管理的场所或设施的安全性,也要对在场所内活动或使用设施的人进行必要的警告、指示说明、通知及提供必要的帮助,以预防侵害的发生。地铁公司主要以自动检票闸机控制乘客的进出站,如果地铁公司未对免票乘客及其随行人员如何安全通过闸机进行合理的安排和管理,由此导致乘客在无法得知安全通行方式的情况下受伤,则应认定地铁公司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乘客的损失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高某

被告:某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铁公司”)

2012年6月29日,原告高某携带一名免票儿童在被告地铁公司所属地铁站乘车,原告刷卡进站时腹部与进站闸机扇门接触后受伤,当日即到医院就诊。经诊断,原告系腹部闭合伤、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回肠穿孔等疾病,施行回肠双造口等治疗。原告在医院诊治,共计住院治疗53天。因向被告主张医疗费等费用未果,原告遂诉至法院。

 

【争议焦点】

被告地铁公司是否应当对原告高某的损伤承担赔偿责任?

审理过程中,原告认为:被告地铁公司未对原告进站乘车进行恰当的引导,原告在进站时携带免票儿童正常通过闸机时被闸机夹伤,被告作为闸机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被告地铁公司认为:在被告地铁站的每个售票窗口均有乘坐地铁的告示,告示中明确禁止儿童单独进站乘坐地铁,本案中所涉的闸机工作原理为刷一次票闸机扇门开启、关闭各一次,成年人陪同儿童通过地铁闸机应符合上述告示的要求和闸机功能的要求。乘客携带儿童正常乘坐地铁时只要符合最寻常的对儿童的监管义务即可安全通过地铁闸机。影像证据显示原告高某同行儿童走出闸机时原告还未通过闸机扇门,原告未能对儿童妥善监管,儿童单独通过闸机后,原告为了追逐儿童不慎撞上闸机,故原告受伤是因其本人疏忽大意造成,被告对原告受伤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经法院现场勘验,被告地铁公司进站闸机的运行方式为:乘客刷票后扇门开启,一名乘客通过后扇门关闭。

 

【法院判决】

本案经过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根据侵权责任法三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地铁公司作为地铁站和检票闸机的管理人,应当在乘客进站乘车过程中履行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其不仅要保证闸机的正常运行,还要对乘客进站时安全通过闸机的方式进行必要的引导,并配备相应的设施使免票乘客能够正常通行。若被告因未履行上述义务而导致乘客受伤,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在本案中,被告仅在票务通告中告知乘客车票使用等票务问题,并未对免票乘客及其随行人员如何安全进站进行合理的安排和管理,导致原告高某携带免票儿童刷卡进站时,在无法得知安全进站方式的情况下与闸机接触后受伤,故原告的受伤与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应当对原告的受伤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地铁闸机扇门的开合是其正常的工作原理,原告在刷卡验票后其同行儿童已经通过闸机的情况下,欲通过闸机时未仔细观察扇门的闭合情况,未尽到必要的观察和注意义务,故对其自身的损伤存在过失,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结合本案原、被告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法院认定被告对原告的损伤承担70%的责任,原告自担30%的责任。

 

【法律分析】

根据本案案情及法律的规定,本案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有两个:

第一,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源于法律的规定,也可因契约而生,甚至是依据经营的实际情况和社会生活的一般常识,但最终都表现为一种法律上的负担。
  但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不是无限的,只有经营者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才会产生损害赔偿责任。判断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应当以该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者特定的操作规程的要求,是否属于同类社会活动或者一个诚信善良的从业者应当达到的通常的程度,以及遇见可能性的大小。

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一般包括维护、保管公共设施,保证产品质量和服务符合安全标准,及时发现安全隐患并采取妥善措施消除危险,对可能造成危险的设施、行为设置明显的标志并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本案中,虽然被告地铁公司的声称自动检票闸机安全可靠,但如果地铁公司未对免票乘客及其随行人员如何安全通过闸机进行合理的安排和管理,由此导致乘客在无法得知安全通行方式的情况下受伤,则应认定地铁公司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乘客的损失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第二, 免除或减轻经营者责任的条件。在这类案件中,可以免除或减轻经营人民事责任的情况有三种:第一种,完全由于受害人故意造成的,即是一种自我加害的情形,则由受害人对其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可以免除经营人的责任;第二种,完全由第三人造成的受害人的损失,则由该第三人来承担责任;第三种,受害人或第三人有明显过错的,可以减轻经营人的责任。

本案中地铁闸机扇门的开合是其正常的工作原理,而受害人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刷卡验票后其同行儿童已经通过闸机的情况下,欲通过闸机时未仔细观察扇门的闭合情况,未尽到必要的观察、注意和自我保护义务,对由此造成的损害后果自身也由一定的过错,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因此,根据双方的具体行为及本案的实际情况,确定由被告承担原告损失的70%符合法律的规定。

 

【案例启示】

在不存在第三人侵权的情况下,法律对经营者设定了相对严苛的安全保障义务,即使不存在过错,基于经营者与顾客、乘客等所处地位和利益的考量,经营者也很可能承担公平责任;在第三人侵权的情况下,经营者同样要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如事后的及时救济(如报警、送医、劝架等),否则需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因此,结合地铁公司的具体情况,为了避免乘客的意外伤害事故以及由此导致的经济名誉损失,减少公司因此可能承担的不必要的法律风险,公司在对地铁车站的管理中应更加注重细节,多采取一些人性化的服务和措施,如及时清理地面污渍,放置防滑垫,人员较多或对行动不便的顾客稍加注意或引导,设置安全警示标语等;建立快速完善安保和送医机制,确保在第三人侵权或乘客受伤的情况时能够做到及时妥善处理;同时应注意保留证据,注意视频等证据的保全,能够还原乘客或第三人可能存在的过错,诸如如快速奔跑、追逐打闹、违背基本常识使用电梯等。

 

【相关法条】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